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贝博体育 > 正文

F1历史上的尴尬纪录(2)

夜彩 0

〔夜彩体育中心/综合报导〕

12,职业生涯最多次在同一大奖赛退赛——安德烈亚·德·切萨里斯(Andrea de Cesaris)(12次,圣马力诺大奖赛)

悲剧的安德烈亚·德·切萨里斯……没错还是他。他一共参加过14场圣马力诺大奖赛,然而只看见过两次方格旗的挥舞。估计不会有人打破这个丧心病狂的纪录了。

13,职业生涯最多参赛无冠军——安德烈亚·德·切萨里斯(Andrea de Cesaris)(214次参赛,208次起跑,最好成绩第二)

这些对于一个开了15年F1的车手来说尤为不幸,更何况此公还是能够参加200场或以上比赛的人之中唯一没有冠军奖杯的……



14,职业生涯最多次在同一大奖赛连续退赛——鲁本斯·巴里切罗(Rubens Barrichello)(9次,巴西大奖赛)

考虑到鲁本斯·巴里切罗本身就是巴西车手,这个纪录恐怕是最痛苦的纪录之一。他从1995到2003年连续在家乡父老面前退赛,包括2003年在领先中因为没油退赛……



15,比赛开始后最快受罚——罗曼·格罗斯让(Romain Grosjean)(暖胎圈,2014年澳大利亚大奖赛)

比赛能够最早开罚单的是什么时候?发车时?大谬。格罗斯让和莲花车队(Team Totus)告诉我们F1在起步之前都可以开罚单——2014年澳大利亚大奖赛中莲花车队选择让格罗斯让从维修站发车,但是由于过早离开车库,在暖胎圈时被赛会处罚通过维修站1次——传说中的得来速。此时正赛还没有正式开始……



16,单个赛季受罚最多——帕斯托·马尔多纳多(Pastor Maldonado)(10次,2014年)

2011年之后,F1流传着一个球王的传说——马尔多纳多,人称马球王。以作死被罚和一手铲车技能出名。能够1年被罚10次充分体现了球王的真传。

以下是球王铲球的代表作,2014年巴林大奖赛:

虽然球王遭受了后退10位发车的处罚,但是这在青史留名之前不算什么。



17,最多参赛却从未起跑——克劳迪奥·兰格斯(Claudio Langes)(14次,1990年)

在80年代-90年代初,由于F1的发车格只有最多26个,但是车队大于13支(一般一支车队2辆车)所以出现了所谓”预排位赛“:排位赛前在前六个月排名靠后的一些车队先进行一次排位赛,只有最快的4辆车可以进行正式的排位赛,剩下的就可以准备下一场比赛了。这个制度制造了一些倒霉的人——克劳迪奥·兰格斯。这位仁兄代表倒霉的Euroburn车队参加了1990年的14场比赛——每一次都在预排位赛里收工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他可谓是最失败的F1车手。

P.S:他的队友罗伯托·莫雷诺在1990年墨西哥大奖赛中因为由工作人员推车起步被取消排位赛成绩(神奇)



18,最多次预排位赛失败——加布里埃勒·塔奎尼(Gabriele Tarquini)(25次)

预排位赛的又一个受害者——因为辗转于垫底车队,加布里埃勒·塔奎尼在他参加的78场大奖赛中有25次止步在了预排位赛。由于预排位赛在1992年后因为大量小型车队放弃参赛而废除,他也就只得保持这个纪录了。



19,最少参赛的车队——First(1次,0次出现在比赛任一阶段,1989年)

我经过慎重考虑决定不翻译这个意大利车队的名字,保留原文,因为这实在是和first形成了绝妙的反差。

这本来是一支参加F3000的车队,1989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们决定加入F1。后来成功的乔丹也是这样加入F1的,但是他们显然没有准备好:他们获得了FIA参加1989年巴西大奖赛的许可,但是……但是……他们的车没有通过FIA的碰撞测试,也就是说他们的赛车无法保证安全。然而他们的资金和时间已经不够进行改进了。于是他们在巴西大奖赛前打出GG宣布放弃,这创造了最短命车队的纪录,甚至1997年灾难性的万事达卡-罗拉(MasterCard-Lola)也无法相比。

然而F189的故事还没有结束!



20,最多参赛却从未起跑的车队——生命车队(Life Racing)(14次,1990年)

历史上最失败的F1制造商和引擎供应商以及厂商车队,没有之一。

作为一个商人,恩内斯特·维塔(Ernesto Vita)立志于向F1的非厂商车队,或者使用自然吸气引擎的车队,例如莲花,布拉汉姆,威廉姆斯等推销他的W12引擎。但是显然不会有人相信一个莫名其妙跳出来的人。东西制造出来不卖就没有用,所以必须推销,摆在恩内斯特·维塔面前的选择有:

1:继续推销,节省开支。

2:在F1之外寻求用户。

3:自己组一个车队证明自己是天降伟人。

他选择了正常人都不会严肃考虑的第三条。

他的准备工作有:1、自己在法拉利车队总部附近买了一个仓库作为车队总部。2、找到First Racing,买下那辆F189,虽然它的设计师直言这货就是一个“有趣的花盆(Interesting Flowerpot)”。3、无论引擎还是变速箱都使用完全是车队自行研制生产的自家货,没有依靠任何赞助商的力量。4、请来世界冠军布拉汉姆的儿子开车。

看起来很牛逼的样子。毕竟连迈凯伦,莲花这样的英国大厂都不能独立造引擎。但是这个W12引擎大概动力是480马力,怎么说呢?大概是F3000的水平。

然后生命车队在揭幕战上就比能够进入排位赛的最慢圈速慢了30秒,于是布拉汉姆明智的选择退出,他离开车队后,意大利老将布鲁诺·基亚康姆(Bruno Giacomelli)顶替出场。L190非常不可靠,每跑完一圈,车队人员都会欢呼一次。最恐怖的是在圣马力诺,在伊莫拉——正常车队90秒以内就能完成一圈的赛道上,他们用了7分钟!连买菜车一脚油都能秒杀他们,车手甚至担惊受怕,因为他担心太慢了会被追尾!最后经历了12次周五早晨俱乐部(通不过预排位赛)之后,生命车队放弃了厂商车队的地位(估计是唯一一个这样做的),改用Judd V8引擎。但是引擎适配不良,以至于在葡萄牙大奖赛练习赛时赛车的引擎盖飞离,而且他们只有一个引擎盖,所以这个周末宣告终结——没有引擎盖无法正常比赛!这个赛季结束后“一人车队”黯然退出了F1车坛,没有任何效果,只有笑话。



据某人的深入调查,恩内斯特·维塔失败的原因有两个:

1、Everything。

2、如有其他事项,As Above。

然而这个笑话还没有完结。2009年,有蛋疼人士修复了F190并且在2009年的古德伍德速度节,这只能说是纯粹的恶趣味和猎奇了。



20,排位赛差距最大——生命车队F190(1990年圣马力诺大奖赛,+5:49.737)

不用说了,生命车队的杰作。F190真的是……随便一辆买菜车都能够秒杀它。



22,唯一两辆赛车涂装完全不同的车队——英美BAR 01(British American Racing BAR 01)

又是一个神棍级别的构想。英美烟草在1998年收购了泰瑞尔车队,并且聘请了世界冠军雅克·维纶纽夫以及F3000冠军里卡多·宗塔,制定了伟大的目标:世界冠军。但是车队的第一个工作是——为英美烟草打广告。于是他们想出了一个丧心病狂的主意:两辆车分别为旗下的Lucky Strike和555打广告:

结果是这副德行,F1历史上从来没有同一个车队的两辆车涂装完全不一样。这在比赛中是完全不可能被接受的,于是FIA直接不允许英美烟草采用这个涂装。

结果雅克·维纶纽夫1999年连续退赛11次,仅次于安德烈亚·德·切萨里斯(又是他)。

至于那个世界冠军的梦,实现的那一天,又是一个传奇故事了……

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