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体育资讯 > 正文

曾经的足球解说员,代表国家说球的人(二)

夜彩 0

〔夜彩体育中心/综合报导〕

刘建宏和黄健翔同岁,都是1968年的人。人大新闻系毕业。他本来想考复旦新闻,但是复旦新闻系那一年在河北不招生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咖啡的瞧不起吃大蒜的,反正包邮区的大学在河北的招生名额总是很少。

在他入学的第二年,有个一米九的大个子也考进了新闻系,成为他的师弟,这就是张斌。俩人都爱踢足球,是院队的主力,还拿到过学校联赛的冠军。

足球是圆的,命运也是圆的,谁也说不准着地的是哪个点。1990年,刘建宏毕业后,被分到了石家庄电视台。而张斌在同一年进入央视实习,第二年毕业时就留下了。谁让人家是北京人呢。

一个北京人and一个河北人

刘建宏在石家庄电视台当了五年主持人,大小也算个名人,走在街上偶尔会有人认出来,撒尿的时候也有人求签名,一切都看起来不错。但就像一台电脑,有4G内存是够用了,可还有更好的8G内存。

1996年的元宵节,他到了北京,直接到央视去找张斌。中午,他们一起在单位的食堂吃饭,同桌的还有黄健翔和韩乔生。他们正在讨论要新开一个节目,叫《足球之夜》。刘建宏在旁边听着,也提了几句建议。

张斌问他愿不愿意一起干。刘建宏等的就是这句话,立刻回去办了手续。1996年4月4号,《足球之夜》开播,他做了采编记者。

他没有央视的编制,身份是临时工。他舍弃了石家庄刚分到手的一套新房,变成一个“人才”——因为他的档案被扔在了人才市场。

离开石家庄前,有个叫张立宪 的朋友对他说:

宏哥你记住啊,到了那以后,你就是孙子,只能撅着屁股干活。

他记住了这句话,但是当孙子熬成爷的时候,他却离开了。

04

黄健翔真正的成名作是1996年的欧洲杯。

那一次,央视之所以派他去现场,就是因为他的英语好,让他负责全程翻译。结果,他除了翻译外,还说了好几场球,甚至参加了决赛的解说。

决赛中,德国队队员比埃尔霍夫在加时赛打进一球,挽救了德国队。黄健翔对着话筒嘶吼道:“球进啦!比埃尔霍夫!又是比埃尔霍夫!”这一声喊,把观众给惊到了,因为之前从没有听过这种带有个人情感的解说。

这一声嘶吼,被称为中国解说史上的分水岭,是体育解说走向个性化的标志。两年后的法国世界杯,黄健翔就挑起了大梁。

在这之前,从1978年到1994年的五届世界杯,都是由宋世雄解说的。黄健翔的横空出世,把中国足球的解说带到了现代。

给黄健翔机会的这个人,是央视的主力解说员韩乔生。他很欣赏黄健翔的个人风格,觉得比自己照本宣科的方式要好。在去欧洲的飞机上,他就说:“小黄,你要用这次解说确定自己中国第一足球解说员的地位。”

这样给年轻人出头的机会,是很难得的。韩老师也许是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样子。

他在中学的时候,就想当一名解说员,站在马路边,看着眼前的人流车流,就不自由自主地解说开了:前面过来了一辆公交车,车牌号是多少,车上有多少人,速度是多少......路过的人,都以为他是疯子。

那时候的解说员,有点像曲艺界的师徒制,张之是宋世雄的师父,而宋世雄又是韩乔生的师父。1984年,韩乔生第一次解说比赛,很是紧张,两只手里各攥着一条毛巾。宋师父告诉他只要注意一点就行:一定要慢。

慢下来的韩乔生成功了,但作为名嘴,考验的就是嘴皮子功夫,说得慢总不如说得快出彩,就像选秀比赛一样,都想唱高音的歌,容易展示嗓子。宋世雄的特点就是嘴快,而韩乔生也快起来了,并将其发挥到了极致,很多年后才被华少超越。

那时的解说员没法专攻一个领域,往往要说各种各样的比赛。比如遇上奥运会,从早上9点到晚上9点,要跨越篮球、排球、跳水、羽毛球等多个项目。韩乔生有时候要说四五个小时,口干舌燥的,就不停喝水,但又没法上厕所。所以,他便提前准备了一个大瓶子接尿。

有一次,他的大腿间出现了瘙痒,他以为是接尿造成的,而妻子以为他在外面干了啥不可言说的事情,惹上了病。最后到医院皮肤科就诊后,才知道原来是他把袜子和内裤经常放在一起,袜子上的脚气病菌传染到了下身。

所以,他说,男人要洁身自好,一旦出了什么问题,纸是包不住火的。但是在解说中,他却总是口误,问题很多,想包也包不住。正是从1996年欧洲杯开始,当黄健翔的专业性解说崛起之后,他的口误语录也流传开来。

这倒不怪黄健翔,而是互联网传播的原因。八十年代的时候,做记者的“三表哥”王小峰,觉得解说员的口误很好玩,便专门用一个本子记下来。1997年互联网开始兴起后,他就做了网站,把语录发布到网上,之后就流传开来。

口误,英语中称之为the slips of the tongue,就是舌头打滑的意思。而韩乔生的口误条目最多,不只是打滑,更像是滑冰选手,因此就变成了这一现象的代名词,别人只记住了他。

有人还把他的解说称之为意识流:眼睛里看着球员A,脑子里想起了球员 B,嘴里说着球员C,实际指的是球员D,观众听以为是球员E。

具体的画风是这样的:

可能有的观众刚刚打开电梯,我们再把比分报一下。

奥尼尔以他150公斤的身高扣篮得分。

巴乔在前有追兵,后有堵截的情况下带球冲入禁区……

足球场上本没有路,他用自己的双腿为自己趟出了一条路。

后来,瓜众对于他的调侃达到顶点,甚至还专门出版了一本书,名叫《恐韩:大话韩乔生》。

以至于到了2006年德国世界杯,韩乔生本来在解说人员名单中,但是他却找领导辞掉了。原因就是他害怕去了现场,观众的焦点就集中在他的语录了,再搞出个6.0版,就尴尬了。

但有些流传的语录,韩乔生并不承认是自己的口误。比如“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”,还有“场边那个戴绿帽子的是沙特队主教练”,韩老师就很委屈:

教练戴的真就是绿帽子呀。

05

1995年,随着体育频道成立,《足球之夜》就诞生了。

节目每期长达三个多小时,介绍国内外的重大足球赛事,并且还是个直播节目。因为内容丰富,接地气,影响力很大,就像它的slogan所说的那样——球迷每周的节日。很多人就是因为看了《足球之夜》才爱上足球的。

那时候,它在体育界的地位,就相当于同期出现的《实话实说》,都是因为站在观众的立场被人喜欢。但是它的广告费可比《实话实说》高多了,仅被《焦点访谈》超越,位居第二。

分享到: